土豆网CEO王微:一个真性情者

2个月没写了,也2个月没整理每月互联网新闻热点,每次整理都很麻烦,有些新闻到整理时想不起来。

最近土豆优酷合并,话题甚嚣尘上,今天抽空整理一下关于土豆网王微的一篇报道。

 

对于王微,一直的印象是文艺青年,读外文书,住四合院,去日本深山旅游,写剧本并搬上舞台,写书,为公司选址在老仓库,不会斗嘴……等等。

不如古永锵是个资本高手,王微只是个文艺青年,坚持着梦想,甚至到如今我都认为,土豆能上市大部分是因为顺了行业大势,而如果没有王微,视频行业缺少一道清新风景。

这是一个我认同且崇拜的人。

 

诗人与银行家的对决(史诗作品)

http://www.techweb.com.cn/people/2012-08-21/1228068.shtml

土豆网少数派报告

http://tech.sina.com.cn/i/2012-03-15/01196837399.shtml

优酷合并土豆:不算意外的牵手

http://tech.163.com/12/0323/15/7T9Q8AM0000915BF.html

 

前妻(杨蕾)上诉、上市停滞、上市再冲刺并获得成功……在与优酷合并前,王微一年多来的经历已然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。
去年8月,在土豆上市的最后关键时刻,由于市场波动,投行建议土豆网继续推迟上市。王微曾回忆,自己在最后三分钟决定不听从投行建议,坚持上市。
知情人士透露,约一个半月前,新浪土豆合并只剩最后签约,但王微“最后一次任性”临时反悔,使得交易泡汤。
最终,土豆董事会决定接受与优酷合并。这次除了王微其他董事都投了赞成票。

 

一位熟悉王微的人士表示,王微对赚钱本身并不太在意,比较看重的是自己的兴趣爱好。
有一天,王微、洪波(知名IT评论人士)以及投资人在一起聊天。洪波问投资人,你们刚刚投钱给他,他就要骑自行车去尼泊尔,你们放心吗?王微回答,他刚上了保险,受益人是土豆网公司。就算真出事了,大笔赔偿属于土豆网。

 

洪波问:“你不担心你的股份吗?”王微回答:“那有什么好担心的,重要的是有没有足够的资源,把想做的事做成。为了达成这个目标,个人牺牲就牺牲了。”
另一位知情人士说,近期王微在北京购买了一座院子,用作与艺术界人士聚会之所。

 

王微:“我希望有一天能写一本很了不起的书,能绕着世界把奇奇怪怪的地方都转一圈,或者有机会去拍一部很了不起的商业电影。”

 

有一次,王微出差悉尼,在一场晚宴上碰见了世界首富Carlos Slim。他端着酒,站在这位墨西哥大亨身边,脑子里想到的不是首富,而是这位首富与他最喜欢的作家奈保尔有几分相像。

 

“如果奈保尔和Carlos Slim站在一起,你有个选择,你想成为谁?”王微默默问自己,又默默给出了答案,“我知道,每一次,我都会选择努力成为奈保尔。”

 

一位接近王微的人士评价,王微现在的选择,只是证明了“他只想做他自己”。

 

@王微

3月14日22:54

虽然小时候在山里长大,却没养过宠物。看着家里的两只猫,它们的眼神,越来越不能确定自我意识是否是人类所独有。也许有一天,我的自我意识越来越控制住自我本能的时候,我会开始素食。。。然后,直到对植物是否有自我意识也开始疑惑的那一天,然后呢。。。世界的意识流?

 

3月14日23:06(原文已删

看着镜子的自己,能否认出是自己 - 镜子测试,是达尔文发扬光大的自我意识的测试法。我觉得这似乎不靠谱,但是不知道有什么更靠谱的办法。昨天,翻阅着荣格的the Red Book的绘图日记本,鸡皮疙瘩哗哗地起,潜意识多么需要被理解和控制。。。控制,虽然是多不喜欢的词。

1 条评论

  1. [...] 这些看似偶然的选择,其实都是市场的必然。没有古永锵,王微和视频行业的其他同仁,同样会把在线视频推向高峰;没有李学凌,同样会有张学凌、赵学凌出来做一个屌丝语音聊天工具。 [...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疑问 开心 悲伤 邪恶 惊叹 微笑 脸红 笑 惊讶 惊奇 迷惑 酷 憨笑 生气 阴险 转眼球 眨眼 主意 箭头 中立 哭 大笑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